宠物狗下载


宠物狗开户

公司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公司资讯

【书话二十年】就着雪色写书话

文章来源:本章原创 时间:2019-06-11 15:17
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狗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
【书话二十年】就着雪色写书话

  昨天看到书话的征文贴,想着要不也写篇文字吧。

年底正是回想往昔,展望未来的时候,因为天冷,独处需要怀想温暖,相聚适宜传递温情。

君不见,冬日里朋友们见面比春夏时身体距离变得近了些,就连说话语调也低沉了几分。 书话版主真会挑日子,正如这一场雪,来得不早不晚,恰逢其时。

  只是,面对一屏空白,不知从何写起。 翻看记录,注册书话是2006年9月,那是哪一年?寒来暑往,一年又一年,已忘了06年是怎样的光景。

那时在书话应该是潜水,同期还不定时在别的论坛玩耍。

同年年底或07年年初在书话发的第一个贴,起因本是为了别的论坛而写,在那里当了一段时间的版副,版主长期见不着人,版面里也很不热闹,只好自己不时写个贴子涨涨人气。

但是那个贴子最终我却发到了天涯的版面,也发到了书话。 写了那么多感想,选择发到网上,自然希望有人阅读,甚至回应,没人喜欢玩单机版。

我想这也是互联网各种交流方式兴盛不衰的原因所在。   其实那时潜在书话,我也会犹疑,新人不新人还在其次,反正网上没人看得见你,可以装出大胆的样子,就是一看别人谈书,长篇大论的,书名一串串外加人名好多串,都可绕地球多少圈了,读过这么多记得那么多,不学少读的我,本来眼睛睁着也大不到哪去,那种抓瞎的感觉更不用提了,不知道能说什么可以写什么,所以在书话总是好久不写贴。

当然,懒是另一个理由。

算一算,平均下来一年也有一个贴子了,贴子质量如何且不说,字数反正也不少啦。

  嗯—,不能这么一年一年地写下来,太唠叨会暴露年龄的——可是在一个论坛呆久了,年龄自然而然就暴露了,这是我近年沉痛的感悟。

记得多年前刚开始上网时,在一个论坛呆了两、三个月,大家就会互认常驻ID,这么多年过去,互联网越来越成熟,是否论坛规则不一样了,来书话一年的,还在谦称新人,真有意思,老太我,先轻轻地笑,觉得不痛快,后改为哈哈笑,足足乐呵好一阵子。

  这种莫名的愉悦,在书话常常感受到。 除了书籍之外,好久不读杂志,不读报纸专栏,而我对书话,有过沉默,有过疏远,内心始终不曾相忘。

喜欢这里的很多贴子,远甚专栏文章,在我看来论坛文字,有感而发,可见功底,更见性情。 一篇篇文章,恰如晨露未干的花花草草,其新鲜灵动,让人当时击节赞叹,事后记忆犹新。

这些都是传统报刊文字很少给予我的感受,常常觉得文章一入专栏,便少了味道,多了匠气,拘紧了,不自然了,端起来了,哪怕是同一个作者所为,亦是如此。

而在书话,很多书友就这么舒舒展展,自自然然地写下文字,他们写得舒心,我也读着惬意,那么多的好句子好观点,让人玩味叹服,那文字里的气质,或优雅或高古或温柔或浪漫或豪侠,让人沉醉其中,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 有时候遇到非常喜欢的贴子,我还会打印出来,为了多读上几遍,多多体会它的好处。

  阅读使人对文字敏感,我这样懒散的一年看不了几本书的人,书话成了我阅读的一部分,有时候,主贴或者跟贴,来不及看作者,却能读出是谁写的文字,这不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?十多年里,不记得多少个白天还有夜晚,伴着音乐,我在书话看贴子,看着看着,忽然笑起来,或者开始赞叹,又或着,心酸起来,如果切换一个视角,真象个傻子一样。 有时遇到那种与内心感受抑或观点非常契合的贴子,开玩笑地说,恨不得据为己有,为什么我就没能写出来呢。 接着想,自己文笔不逮,有人“帮”着写出来,本是美事一桩,对作者自然是大为欣赏。 多年来,我在书话,主贴和跟贴都不太多,但是留意的书友们其实并不少,论坛就是这么奇妙,可以因为一个主贴,乃至一个跟贴,就生出熟悉、亲切的感受,自觉再见就是朋友,尽管其实可能并未说过一句话。 对,很多时候,我用意念跟贴。

意念比打字快,如果跟贴,楼主回个贴,或许我还得再来回复一下,这样几次三番下来,费时有点长,又担心看漏对话不礼貌,特别是天涯改版后,常常找不到新跟贴在哪,所以,意念跟贴最方便。

嗨,书话ID们,虽然我跟贴少,但我记得你哟。   时间是一个维度,也许拉长的时间会增加时空的宽度?就是在这样的书话,二十年来的贴子,不分新旧,随时都可以读到,读十年前、二十年前的贴子,完全就和读今天的贴子一样,毫无障碍,象不象宇宙里,你看到的星光也是不同距离的星球,也就是不同的时间以前发送过来的?有时,我读着读着,发现看的是2011年、2013年的贴子,又或者2009年的贴子,甚至更早的贴子,其中又夹杂着不同年份的跟贴,而这些可爱的ID们,各自又处在地球的不同角落,一刹那间,觉得仿佛在仰望星空:我读到的是他们各自于不同的时间写下的文字,当时他们又处在不同的空间里,几年后,我终于接收到了他们发出的智慧与灵性的光芒,那一刹那,想到天涯与咫尺,想到云和山的彼端,让我莫名的感动。

也许这是网络的魅力,而书话保有得非常好。

  前几天看到一个书话朋友在某群里说,他呆过的论坛都消失了,这句话让我也愣了一下,一点伤感之余,庆幸还有一些朋友近年又联系上了,更庆幸还有天涯,还有书话,书话还在。 倘若可以把书话比做一个城市的话,毫无疑问,若啬妹妹和春江大姐盖的楼,还有肖毛兄的购书贴等等早已成了书话的地标建筑,让我由衷地佩服。

看到也有书友比如sam兄将若啬的名字打成若蔷,想当年初识若啬时,我也是好几次打成若蔷,修养那么好的她,并未表示不高兴,也是我后来察觉到了,才改正过来的。 有时候,从一位书友的名字里,就能学到不少东西,这算不算书话特质之一呢。   二十年里,网络里兴起了很多新事物,又消亡了很多事物。

回想起来,别处起高楼倒高楼,书话总在这里,兀自云卷云舒。 书友来了又去,去而归来,足证她的兼容并包,海纳百川。

看到一年书友十年书友的说法,我却想到历久弥新的这个词,流水不腐,多有新人融入才好。

前天看到一篇文章,说一位七十多岁的长者,还有人喊他的小名,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 想想再过二十年,上到书话里,熟悉的书友见面呼我为五音不全,也是那种被人亲切地称小名的感觉了吧(不告诉你们我现在就有这感觉^^),那多幸福啊。

返回顶部

宠物狗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宠物狗www.349077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